主页 > 观点 > 伪共享经济:WiFi万能钥匙的鬼把戏
2015年08月09日

伪共享经济:WiFi万能钥匙的鬼把戏

wifi

如果从较为严苛的信息安全标准上讲,WiFi万能钥匙这个产品本不应该出现。从产品设计的逻辑上来讲,这一产品同样也充满了诸多不合理之处。不过,互联网行业向来是不追究“原罪”的,当宣称坐拥数亿用户的WiFi万能钥匙获得5200万美元融资,并以“共享经济”之名为自己披上合法化的外衣之后,谁还会不合时宜地抓着信息安全问题的辫子不放呢?

商业上的成功是能够洗刷一切污名的,特别是在中国这样一个推崇“成者为王”的社会环境之下。君不见凤姐之流也都在获得美国绿卡之后,堂而皇之地转型为励志典型了吗?更别提被过度神话的“互联网”行业了。在其创始人陈大年的公开信中,WiFi万能钥匙俨然已是一副白手起家创造互联网商业奇迹的逆袭形象。

所谓“共享经济”,一定是当事双方都能够从中受益的模式,并非对所有行业都适用。以专车服务为例,通过对闲置资源的合理分配,私家车司机在分享中得到了物质回报,用户也从中享受到了便捷和优惠,而且这中间还有一个十分关键的因素,即无论是司机和乘客所分享的都是自身资源,并不会因此牵扯到他人利益。一种健康可持续的共享模式,绝不会建立在损害他人的利益之上,更何况受害方对此并不知情。

WiFi万能钥匙的模式从本质上讲,是一种“空手套白狼”的模式。它不提供任何信息,只搭建一个信息中转的平台,并宣称所有内容均为用户上传,事实上也的确如此。它所谓“万能”的原理是,用户将已经连接上的Wi-Fi账号和密码通过分享上传至WiFi万能钥匙的云端服务器,当其他用户连接该网络时,便会自动从服务器中获取账号和密码信息并建立连接。而当你分享他人的Wi-Fi时,可能并不知道你自己的网络也早已被他人分享了。

当然,这种分享确凿无疑是用户的自主行为,这也让WiFi万能钥匙得以把责任撇得一干二净。但很多情况下,用户的分享行为并未事先征得网络所有者的同意。结果就变成,我侵犯你的权益获得利益,你又侵犯他的权益获得利益,而大家对此又毫不知情。食品安全问题爆发时,社会学者有一个说法称中国已经变成一个“互害型”的国家,你用毒牛奶伤害了别人的孩子,殊不知别人也在用毒馒头伤害你。WiFi万能钥匙的模式本质上就是“互害式”。

WiFi万能钥匙本身对这种模式也十分心虚,这种心虚你能够在它的用户注册条款协议中清晰地感受到。“WiFi万能钥匙仅是帮助用户连接网络的工具,用户使用WiFi万能钥匙连接网络后的行为由用户自己承担责任与风险,对在任何情况下连接网络后所产生的直接、间接、偶然、特殊及后续的损害及风险,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。”WiFi万能钥匙在条款中如此写道,很显然是想撇清所有责任,降低因用户分享行为带来的不必要的风险。

回溯WiFi万能钥匙的发展路径,是一个从工具向平台的转变过程,现在因为数量庞大的用户和流量之故,它又将目光锁向O2O市场,寄望从中实现更大的商业收益。这个原理也十分简单,即让接入平台的商家通过WiFi万能钥匙完成精准的广告和服务信息推送,后者从中收取广告或服务费。类似的事情,腾讯也在做。但腾讯手机管家中的免费Wi-Fi功能,并不允许用户将Wi-Fi密码分享至云端服务器,而是由商家递交开放网络的申请,通过之后用户才可通过手机管家实现免费上网。

腾讯这样的巨头进入免费Wi-Fi市场,对于WiFi万能钥匙来说自然是个危机。陈大年对此表现得颇为悲壮,获得5200万美元融资之后他又发起同等金额的股权众筹。在中国的文化里,弱者往往容易被同情。WiFi万能钥匙又瞬间变成了一个将要面临巨头绞杀的弱者形象。而在互联网的一片狂欢之下,大众对WiFi万能钥匙的命运充满了担忧和期待,它充满污点的出身则被抛向九霄云外。

著有《数字化生存》一书的作者,尼古拉斯·尼葛洛庞帝前不久来到中国做演讲,台下有记者问了这样一个问题,“社会对互联网技术的过分追捧会不会造就一种沙文主义?”我认为这种担忧并不多余。我们对互联网的过分崇拜,正让许多本不该出现的互联网产品打着互联网和共享经济的幌子,堂而皇之地走向舞台,并以商业上的成功为自己过往的污名洗白。

注:本文首发自《商界评论》,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。